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软件资讯 > 摩拜单车催生新职业:运维者和专门举报的“猎人”

摩拜单车催生新职业:运维者和专门举报的“猎人”

时间:2017-03-11 15:5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借助与街道的合作,当越来越多的社区志愿者化身“朝阳区群众”,随时举报“解救”违停车辆,奖惩机制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目前摩拜单车在上海投放了超10万辆单车,专业运营团队有上百人。]

  “像这样的情况就属于违停,要把它们搬到白色停车线内。”杨真一边说着一边整理停车线内有些杂乱的自行车,随后又娴熟地提起单车的座椅和龙头,将其放在停车线内。

  杨真是摩拜单车的一名运营员,搬运违停车辆、寻找并上报故障车、预判用车高峰调度车辆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内容,共享单车的诞生催生出这份全新的职业。

  “一天始于前一晚”

  对于杨真而言,每天搬运整理几十辆甚至上百辆20公斤左右的共享单车是常有的事情。“俗话说一天之计在于晨,对于我们而言是一天之计始于前一晚。”另一名摩拜单车运营员周威笑着告诉记者。

  每天晚上骑行高峰过后,摩拜单车的运营人员会通过软件提示和GPS对共享单车进行合理调度,伴随第二天上班高峰期的到来,他们又提前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相较于搬运车辆而言,更为耗费他们精力的则是寻找停放在小区、地下车库、楼道内的单车。

  跟随采访的当天,杨真和周威主要负责淮海路商圈,通过手机APP,他们发现在南昌路小区内有几辆违停车辆,跟随手机导航步行近10分钟,来到位于南昌路和襄阳南路交界处的弄堂。

  这里是上海典型的老宅旧里,狭小逼仄的通道在地图上并不容易识别,走着走着就遇到断头路。在穿过被各种广告牌遮挡的铁门后,终于在一条弄堂里找到手机上标注的两辆摩拜单车,而巷子里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也不在少数。

  有人说共享单车是映照国民素质的一面照妖镜,首创无桩停车让车辆的维护面临更多挑战。车辆被破坏的不文明现象时有发生,自行车配件被拆卸,私自上锁占为己有,二维码被刮划等。

  但恶意破坏共享单车也有被炒作之嫌,很多极端案例常常被夸大报道,车辆投入河内,车座被扎针案例并不多见。据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透露:“目前车辆的损坏率在1%以下,当车辆两到三天时间内未被使用,后台会设置成未激活状态,对车子的情况进行检查。”

  目前摩拜单车在上海投放了超10万辆单车,专业运营团队有上百人,根据行程区域进行划分,新任职的运营人员会跟随“师傅”进行两天左右的学习,了解软件操作,熟悉区域情况。

  “得益于GPS芯片的置入,我们可以从后台观测到每个区域大概有多少辆故障车,以每个运营人员需要在多长时间内解决多少车辆来设置考核指标,后台统一管理协调。”姚呈武介绍道。

  “比大米更具吸引力”

  对于运维人员而言,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和商圈以及各街道办事处沟通,来规划更多的停车点,并合力倡导文明骑行和停放单车。例如前段时间人民广场进行轨交改造,摩拜单车的运维人员开始和周边的商场、物业合作,设置更多优质停车点。

  共享经济是具有一定社会门槛的合作模式,需要相应的配套设施。伴随运营规模的持续扩大,交通资源的配置和规划开始出现不均衡的现象,和政府的牵手变得不可或缺。

  针对社区内中小道路不按规定乱停放、单车破损扔在马路边影响市容环境等问题,共享单车也在尝试和社区街道合作,探索更为网格化、细分化的管理方式,上海市普陀区真如镇街道是摩拜单车和政府部门深度合作的又一试点。

  真如镇街道与摩拜的合作缘起于“一袋大米”,在真如镇街道一些老式小区内存在很多废旧单车常年无人处置,为了清理这些废旧单车,小区内展开了“旧自行车换大米”的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米激励效果逐渐减弱,真如镇街道尝试提供摩拜单车骑行券,社区居民反响超乎预期。“骑行券比大米更有吸引力,很多社区大叔大妈开始了解共享单车,并开始管理一些违停情况。”真如镇街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此前摩拜单车一直尝试利用积分系统来规范骑行行为,例如在100分原始信用分基础上,每完成一次骑行增加1分,而一旦违停被举报,查证属实后将一次扣除20分,低于80分将以100元/小时的费用使用。

  但这套机制依赖于用户参与举报,需要发动更多个体力量加入到违停举报队伍。在与真如的合作中,他们尝试利用网格巡查员、交通协管员等政府现有队伍力量,并发动社区志愿者,对小区内、中小道路上等重点地区不文明或未按照规定停放的共享单车及时巡查上报,小区的物业门卫也会对驶入居民区的用户进行劝导。

  借助与街道的合作,当越来越多的社区志愿者化身“朝阳区群众”,随时举报“解救”违停车辆,奖惩机制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共享单车后续的管理必然涉及政府和共享单车企业,政府做管理设定相应的进入门槛和标准,企业提供技术和手段,做更多的探索和思考,才能发动方方面面的社会资源参与进来。”真如镇街道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

  一手打开照明工具,一手举起手机拍下违停车辆,身为上海当代艺术馆市场部负责人的庄骥时常化身为“摩拜猎人”,专门寻找各种违停共享单车案件进行举报。

  庄骥是摩拜猎人的群主,其所任职的上海当代艺术馆位于黄浦江边上,周遭常常遇到断头路,交通并不便利。三年前他就一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在摩拜单车推出后,经过沟通第一批车辆在当代艺术馆投放。

  但投放过后第二天车辆就所剩无几,庄骥就去把骑走的单车骑回来,在寻车的过程中,庄骥发现很多违规停放车辆,那一天他在一个小区内找出了5辆摩拜单车,从此便一发不可收。

  因为共享单车,一个特殊的群体“摩拜猎人”诞生,他们并非摩拜工作人员,和庄骥一样,他们有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城市白领、快递小哥、保安、IT工作者或摄影师,但作为摩拜猎人的一员,他们的目标就是寻找并举报违停或失窃单车。

  孙世跃是上海第二号摩拜猎人,在猎人群里常被称为“小跃跃”,他的本职工作是一名IT人员,去年9月份加入到摩拜猎人队伍,据其介绍想要成为摩拜猎人并非易事,需要层层考核。

  针对摩拜深度用户会形成第一层级的组织,即“摩拜一族”,在经过猎人们考察后,一些可培育的“猎人”会被选中进入“猎人实习群”,在此期间猎人们一方面要教授实习生们一些“狩猎”技巧,例如如何一张图拍出违停,让违停者没有抵赖的机会,就要拍摄到自行车号,同时还要拍摄到周边环境。

  不谈公德不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