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软件资讯 > 是时候“玩一玩”智能硬件了

是时候“玩一玩”智能硬件了

时间:2017-02-16 22:43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是时候“玩一玩”智能硬件了

  智能硬件步入2015年,已经不再是可穿戴设备一枝独秀。

  2012年起,先后涌现的谷歌眼镜、Jawbone Up智能手环等让可穿戴设备摆脱了极客专属的标签。智能硬件发展至今,在健康监控、网络存储、监控安防等领域都各自诞生了热门“爆款”,并开始争奇斗艳。

  阿里、腾讯、百度三巨头将抢占入口的战场由PC转到移动端,且瞄准智能硬件平台布局,准备酝酿一场新的混战。与此同时,“互联网+智能硬件”却赋予了默默埋头于长尾之中的创业者们挑战权威、跻身新贵的权利。

  “手环帮我们教育市场”

  黄锦锋说,从第一个产品的失败到第二个连接互联网产品的成功,可以说是“互联网+”带来的红利。

  智能手环、智能手表等可穿戴智能硬件的走红,曾掀起一波国内创业热潮;可是随着竞争激烈和同质化严重,以及巨头突然杀入,洗牌来临,许多公司纷纷倒下。

  当智能硬件由可穿戴设备慢慢向外延伸,其他人却迎来了机会。

  “是手环帮我们教育了市场!”深圳智能硬件品牌Sleepace创始人兼CEO黄锦锋对记者表示,其主打的睡眠监测产品刚一出来时还鲜有用户能够接受,经历过2013、2014年智能手环的火热,才得到了市场认可。“虽然睡眠监测在手环当中只是一个小功能,却让人们从此开始关注睡眠了。”

  Sleepace RestOn是一款非可穿戴的智能睡眠监测器。RestOn能提供体动、心率、呼吸频率等数据,让用户科学掌控自己的睡眠质量。

  RestOn不是黄锦锋团队的首款智能硬件,4年前,他们曾开发过一款针对新生儿的安全监测产品,却失败了。

  “那时候移动互联网还不是特别火爆,我们就没有设计产品连接互联网。2012年走向市场后,才发现很多痛点都无法满足。”黄锦锋说。

  黄锦锋表示,从第一个产品的失败到第二个连接互联网产品的成功,可以说是“互联网+”带来的一个红利。一鼓作气,又研究改进了产品工业设计、用户交互和体验,将RestOn推向市场。

  通过众筹去试错

  对于产品早期建立口碑,众筹非常有优势,可以在大规模上市前,让目标用户了解产品。

  在由一个灵感到产品逐步成型的过程中,黄锦锋体会到了互联网浪潮对工业设计带来的思维变革。

  “人们越来越关注产品体验的人性化。”他说,要想克服同质化竞争,就必须在设计上拉开差距。因此相关从业者的薪资水平有了很大提升,不少人干脆离职创业,自己做起智能硬件来。

  2015年3月23日,RestOn于京东平台首发,在此之前,其已经在去年经过了众筹网站点名时间和美国一家众筹平台两次试水。

  “众筹也是互联网时代新的衍生品,在早期积累了第一批2000多名种子用户,收集了很多建设性意见,包括发现BUG和对功能性能的改进,最终保证了后面的量产。”黄锦锋说。

  在此之后,Sleepace将考虑铺设线下渠道,在国美、苏宁等连锁卖场售卖。

  黄锦锋解释称,对于产品早期建立口碑,众筹非常有优势。一方面,大规模上市前,让目标用户了解到了产品,另一方面,知名度传播开来后,再跟传统渠道对接谈判就不会那么艰难。

  此外,由于智能硬件涉及软硬件结合,供应链往往比较长。Sleepace开始投入生产后发现找不到高质量、低成本的靠谱工厂,“我们是求助了科通芯城,后来变得顺利许多。”黄锦锋说。

  科通芯城号称是“卖IC元器件的京东”。作为目前中国电子制造业“企业采购”电商服务平台,科通芯城连接着中国300万家中小电子制造业企业。去年,科通芯城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而去年其总商品交易额已达84亿元。

  科通芯城旗下的“硬蛋”是知名智能硬件创业平台。“作为创业者,你可以来硬蛋打造的生态系统当中对接投资、销售、营销,而你只要把精力聚焦在产品和技术上就可以了。”科通芯城副总裁刘宏蛟表示。

  刘宏蛟称,前几年大多数开发者都是一头雾水,有了点子不知道该找谁。动辄几千家供应商摆在面前,需要一家一家工厂去谈,不懂如何推广和销售。

  “现在好了,在2014年智能硬件元年,行业成熟完善起来,各种资源变得预备好等着选择。”刘宏蛟表示。

  硬件创业成功率偏低

  智能硬件开发和传统APP差异很大,有非常多细节需要搞定,目前成功率还非常低。

  今年3月份,京东发布了一份《中国智能硬件趋势分析报告》,指出去年中国智能产品市场的销售额近10亿元,2015年将有300亿元“蛋糕”。

  报告显示,2014年智能硬件行业融资金额达47亿元,融资事件38起。在目前行业长尾的背景下,初创企业高度依赖于资本市场输血,存在很大风险。

  “开发者要明白在不同时间节点做些什么。如何选择投资机构、供应链,什么时候该节约,什么时候该投入。资产运作只是支柱点,不能在很短时间掌握节奏快速获取多方资源,也是会死掉的。”刘宏蛟说。

  她认为,这是对智能硬件开发者的极大考验。“APP开发进入门槛低,产业链条不长,三五个人编程就能完成。但智能硬件需要从一个灵感到开模设计,到工程元器件,小批量走向大批量,之后还涉及考虑融资、获取用户、推广渠道等等。”

  如果说过去试错成本比较低,影响还不大,现在一点失误就可能葬送一个企业。互联网行业有太多实例在前。

  智能硬件是金矿还是泡沫?

  天使汇CEO兰宁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由于智能硬件开发和传统APP差异很大,其中有非常多细节需要搞定,因此目前成功率还非常低。天使汇是国内最大的股权众筹平台,目标是帮助创业项目找钱。

  兰宁羽平日接触投资圈对待智能硬件的态度是:资本进入的动力是有,但热情还未到巅峰。“要是投入成本做不出来,就报废掉了,投资人必须考虑投入产出的风险。”

  他同时也判断,随着第三方机构平台、3D打印开模建模技术发展,硬件创业成功率会提升。“小米公司在这方面已比较成熟,摸索出了一套关于硬件制造可靠性,保障成功率的方法。越来越多机构都慢慢会掌握。”

  ■ 观察

  巨头阴影:

  创业者为生存“站队”

  科通芯城副总裁刘宏蛟表示,智能硬件是“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传统电子制造产业的升级。互联网正加速这一过程。

  与巨头合作“痛并快乐着”

  “从历史规律来看,群雄杀入之后成功者都是少数,大家都要做弄潮儿,总会有一大批倒下。”刘宏蛟说。

  现在,智能硬件行业已经山头林立,其中不乏互联网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