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行业资讯 >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时间:2017-02-16 22:3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澎湃新闻记者 朱洁树

  倪传婧(Victo Ngai),这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因为给苹果官网设计中国农历新年的封面而成为岁末年初广受关注的人物。身在美国的她以邮件形式接受了澎湃新闻的独家专访。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倪传婧为苹果公司设计的鸡年年画

  倪传婧(Victo Ngai),这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因为给苹果官网设计中国农历新年的封面而成为岁末年初广受关注的人物。这篇在朋友圈大量被转发和传阅的文章名为“苹果首页,被这个90后中国姑娘霸屏了,18岁前没正经学过画,25岁却登上福布斯”。在中国和全球华人喜迎新年的时候,倪传婧已经回到美国洛杉矶开始了日常的工作。她在出差间隙以邮件形式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的独家专访。

  “我不是90后,”面对蜂拥而来的媒体关注,倪传婧对澎湃新闻表示,她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实,“我也不是25岁,福布斯上榜也已经是3年前的事情了,由于当初的报导帖子一直被翻出来传,导致了这个不老的神话。虽然永远25岁挺好的,可是我觉得这样追逐年轻有为的潮流不太健康,对于想入行的年轻人有可能产生不必要的压力或者急于求成的心理,每个人的事业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步伐。”此外,“我不是妹子、靓女,我是插画师。”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倪传婧

  倪传婧的作品拥有独特的风格,细密流畅的线条形成肆意蔓延的涡流,色彩选择雅淡而特异,仿佛是五音的宫商角徵羽,自然地流露出一股中国味。这种风格与其人生经历与背景密不可分。

  在2014年登上福布斯“30 under 30”榜单之后,倪传婧的插画作品开始进入主流视野,“插画师”这个领域也在华人社会得到了更多普及。这次为苹果官网创作年画,对她来说更是一次独特的体验。

  “从个人角度来说,这次的年画也非常有意义。这是我第一个在大中华地区的广告,第一次爸妈能参加到我以广东话进行的演讲,第一次他们在逛街的时候能够看到我的户外广告牌,第一次他们能以我的动画贺年卡来拜年。我妈妈刚好是属鸡的,今年是她的六十岁生日,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也带有给她祝贺的想法。虽然我一如往常地身在异地,没有办法回家跟父母过农历新年,但至少今年有我的作品陪伴著他们。”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倪传婧所作的鸡年画作

  谈创作:希望这次作品能给历史悠久的年画带来新气象

  澎湃新闻:你能否谈谈这次苹果公司委托作品的创作过程?

  倪传婧:这次为Apple创作的年画前后大概花了两个多月,主要考虑角度有三个。第一是传统的中国新年元素,第二是现代的趣味,第三是与Apple品牌的关系。传统的中国新年元素当然有2017鸡年的公鸡、热闹的场面以及喜庆的暖色调。但除了为新年带来欢乐和祝福,我们还希望这次的作品能给历史悠久的年画带来新气象,能在以往的年画中鹤立鸡群,于是加入了富现代感的趣味。这主要体现在这幅年画的故事上:一群打扮成公鸡的小乐团成员在城市的屋顶上穿梭演奏,还引来两只大公鸡跟它们共同起舞。在用色上除了传统的金色和红色,也加入了更多现代感强烈的色彩。最后因为这是为Apple创作,Apple品牌里的音乐元素也不能少,这体现在乐器般的城市大楼设计上。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倪传婧利用电子产品进行创作

  这次由于使用Apple的产品创作,所以整个过程是全电子化的。这样的模式也重新定义了“工作室”的概念。在这个项目进行的两个多月中,我身在洛杉矶、纽约、香港以及奥地利,但只要带着我的电子创作工具,任何地方都可以摇身一变为工作室,包括在飞机和火车上。

  从个人角度来说,这次的年画也非常有意义。这是我第一个在大中华地区的广告,第一次爸妈能参加到我以广东话进行的演讲,第一次他们在逛街的时候能够看到我的户外广告牌,第一次他们能以我的动画贺年卡来拜年。我妈妈刚好是属鸡的,今年是她的六十岁生日,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也带有给她祝贺的想法。 虽然我一如往常地身在异地,没有办法回家跟父母过农历新年,但至少今年有我的作品陪伴著他们。

  #FormatImgID_4#

  倪传婧插画作品(下同)

  澎湃新闻:你在2014年获得福布斯“30 under 30”以后的生活和工作有什么变化?

  倪传婧:最大的分别应该是上榜后我的作品被主流化了。比如说以前关注我东西的人多是行内以及热爱插画的人,采访的媒体也都是业内的。现在因为福布斯这个头衔比较能抓眼球,一些报道新闻或者人物的媒体渠道也有了对我的报道,这让一些平常未必会留意插画的人也看到我的东西。印象很深的是,上榜不久后我收到了一个国内高中生的邮件,说她爸妈因为看了关于我的报道,改变了原本认为“插画”是不务正业的偏见。记得十年前留美的时候,香港没有一家大学设有插画专业,我自己也是去了罗德岛设计学院以后才搞清楚了插画跟平面设计的分别,出来工作后,还有亲戚误以为我是插花师。上榜当然也会带来可量化的利益,特别是在拿商业广告上,可是我觉得更大的收获在于能多多少少地在华人圈普及插画,给想进入这行的人更多的资讯,甚至勇气。现在,至少跟亲戚吃饭的时候,不会被追问为什么我不去找一份“正当”的工作。

霸屏苹果官网的中国女孩:我是插画师

  谈个人背景与社会参与:艺术的生命来源于艺术家自己的经历

  澎湃新闻:移民身份如何影响了你的艺术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