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行业资讯 > 资本热捧的人工智能,为何在金融领域四处碰壁?

资本热捧的人工智能,为何在金融领域四处碰壁?

时间:2017-03-24 19:1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文丨墨菲

  去年的AlphaGo,今年的Libratus,“人工智能”的风潮在各行业涌动。

  金融领域也不例外,“智能投顾”成为金融科技的新宠儿。

  去年开始,传统金融机构入局,资本热情异常,智投行业一片欣欣向荣,不乏重塑行业、诞生独角兽的野心。

  如果智能投顾有一个“形象”,它应该是一个稳健、温和的机器人,它没有“摧枯拉朽”的力量,它倡导“健康理性”,也无法做到“永胜不败”。

  被“保本保息,刚性兑付”等惯坏的网贷投资人,在股市中“习惯投机,急速获利”的用户,他们是否会喜欢这个机器人?

  01强势崛起

  12月6日,招行在深圳有个小发布会,却没料到,在行业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旋即,在招行新上线的APP5.0中,出现了一个叫“摩羯智投”的蓝色标识,它是招行推出的智能投顾产品。

  为什么叫摩羯?

  “摩羯星座,代表的精神是智慧、稳重、严谨、纪律”,招商银行回应了网友的疑惑,“这些正是投资理财所要具备的要素”。

  蓝色的摩羯小机器人的诞生,对于智能投顾行业来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信号”。

  此前,智能投顾只是创业公司的战场,大家都在“摸索突围”阶段,在质疑中蹒跚。

  “大家之前甚至疑惑,这是不是一群人小打小闹、创造了一个伪概念”,璇玑CEO郑毓栋认为,“只有行业大佬进入智能投顾这个行业,才说明这个行业大有可为”。

  “智能投顾”的风潮,在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入场后,瞬间被推向顶峰。

  实际上,“智能投顾”火热的背后,是整个“人工智能”技术的集中爆发。

  2016年3月,机器人AlphaGo大胜李世石,人类一败涂地;今年,AlphaGo化身“master”重出江湖,连续60局无一败绩;另一人工智能Libratus,在大河赌场赢得德扑胜利,斩获20万美元奖金。

  人机对弈的失败,像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搅动了行业对智能的憧憬和“将被取代”的恐慌。

  “未来十年,出现最多的独角兽公司,肯定是人工智能公司”,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演讲中说道。

  人工智能会首先落地在“数据最大、最快能产生价值的领域”,李开复认为,“比如说,金融领域的银行、保险、券商、智能投顾、AI量化基金”。

而人工智能在金融的运用,最先冒尖的,就是“智能投顾”。

  而人工智能在金融的运用,最先冒尖的,就是“智能投顾”。

  所谓智能投顾,就是机器人投顾,取代的是以前“投资顾问”的角色。

  “对于人工智能的兴起,我们是既兴奋又恐慌”,涟漪资本创始人夏翌称,整个投资行业,对人工智能的心情是复杂的。

  机器取代了个人“投资顾问”的角色,未来是否会取代专业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人”?

  在种种复杂的心情下,资本对人工智能变得极度热情。

  国外美国智能投顾代表Wealthfront,目前已获得了12.9亿美元融资;国内,弥财、财鲸、理财魔方、蓝海智投等早期智能投顾项目,也获得了千万级融资。

  据知名管理咨询公司科尔尼预测,到 2020 年,智能理财市场规模将突破 2.2 万亿。

  资本的火热和传统金融机构的入局,市场一片欣欣向荣。

  而行业的现状,真的一帆风顺吗?

  02获客之难

  在行业发展初期,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智能投顾发展面临三大难题:监管、模型和用户。

  去年证监会曾强调,“发现互联网平台未经注册、以智能投顾等名义擅自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活动的,将依法予以查处”。

  实际上,监管不是针对“智能投顾”,而是打击没有牌照的机构,顶着“智能投顾”的名义,代销基金。

  年末,招行摩羯的出现,再次表明了监管的态度,有牌照资质的机构,安心探索;没有牌照的,就安心研究技术,别乱碰销售。

  另一方面,智能投顾通过一年多的摸索,基本已解决数据模型的问题。

  之前外界普遍认为,因缺乏行业大数据,中国又是“政策市”,导致模型很难确立。

  “但实际上,市场的数据和产品的数据都是非常标准化的”,璇玑CEO郑毓栋解释,“虽然某一个基金产品可能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但整个市场,比如美股市场、A股市场、黄金市场,这些数据都是特别久的,足够搭建算法模型”。

  因为中国的国情特殊,不是所有的数据都适用,需要一定的清洗。

  互金行业专家顾崇伦表示,“一些极端的数据,诸如2006股改前、黑天鹅事件等,这些数据,不适合放在通用模型中”。

  也就是说,数据并不缺,剔除极端数据后,已足够搭建模型。

  解决了监管、模型问题之后,行业现在最难突破的,是获客等生存问题。

  “很多平台运营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获客很难,即便注册后,智能投顾表现不稳定后,用户就马上流失”,某智能投顾平台负责人称,这一流失,就是永久性流失。

  “获客,才是智能投顾面临的最大挑战”,顾崇伦表示,“直到现在,依然是创业公司最大的软肋”。

  这实在不能怪智能投顾,中国的投资用户的心理,实在算不得“健康”。

  国内用户投资偏好两极分化严重:一种是赌徒心理,喜欢刺激的“追涨杀跌”,信奉“短期翻倍”,以炒股的散户为主要代表。

  另一部分,是“绝对保守”、“风险厌恶”用户,他们习惯把钱存在银行,或尝试一些相对安全的货币基金。

  对于这两类用户,智能投顾这个小机器人不太“讨喜”。

  “智能投顾的优势,在于长期稳健的分散投资,是一个控制风险波动的产品”,郑毓栋称,短期投资,智能投顾的优势并不能展现,“以璇玑为例,去年来看它的收益不能算高,短期还有些小幅的亏损”。

  也就是说,智能投顾擅长的是“长期投资”,而非“短期投机”。

  激进的用户,瞧不上智能投顾的收益;保守的用户又担心资金的“保本”问题。

  在网贷行业爆发后,中国还产生了一批新的“理财用户”。

  “最开始,P2P平台就是以高息迅速网罗一批种子用户”,顾崇伦表示,但这种简单粗暴的获客方式,显然不适合温吞的智能投顾平台。